星诺奇

只吃纲受饭策受

2018约策叮叮当24h 第17h

#ooc且平淡的很


#没想到突然就忙了,没把想些的写完,以后会补吧


#愿他们好好的


     


      百里守约最终还是接受了梅利华艺术学院的邀请,正式从一个无业游民变成了大学讲师。其实这波买卖不亏,在接受梅利华艺术学院的讲师邀请之前,百里守约是一 名自由画师,他给路人画像,在公园描绘天空,兴致来了就卖几幅画一 其实还是跟无业游民也差不多,毕竟他有时也要因为生存而卖些画。


 

       梅利华艺术学院的高级顾问是一 个年近六十岁的老头,他早早看上了百里守约的才华,也多次向这位富有绘画天赋的年轻人抛出橄榄枝,只是年轻人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想遵循自己内心的想发,老老实实地当个自由的画师。对世事颇有一些看法的老头儿难得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叮嘱他撑不下去时来找他。于是,今年的秋季开学,老头儿将带有百里守约名字的讲师名单递交给了上级。


 

      

    百里守约志向不大,没办法参军的他,只想有一个安稳的生活。所以,当他刚搬到学院分给老师的公寓房间时,他完全没想到还有一个惊喜等着他……或者说是惊吓。


      "你是我哥?"站在门口有着一头炸毛红发的小狼崽子急燥燥地问他,彼时只把门打开个缝的百里守约还没来的及有任何表示,就被门的作用力一把推开——小狼崽子侧身挤了进来。大包小包的涌进,那一头红毛的小子刺溜一下窜到客厅正中央的沙发上,找了个舒服姿势窝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对百里守约说道:"哥,帮我收拾一下东西!"百里守约想走过去问他点东西,却发现小孩已经睡死过去了。


 


     百里守约一直知道自己有个弟弟,但他几乎没怎么见过。自从五年前和家里人闹掰了之后,他再也没回过家。只是从父亲大人不定期的电子邮件中得知,他收养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算一算,这个叫玄策的男孩和那个女孩一样,现在才刚刚成年。看着堆在门口的大包小包,守约想,这个男孩大概需要自己来照顾他上大学。他慢步走到小孩身边,看着他略有疲惫的睡颜,进到卧室的衣柜拿了个薄被子给他盖上。小孩似乎睡的不太安稳,薄被盖上时他躬了躬身子,蜷缩了一下,把头埋在了被子里。百里守约轻轻为他掖好被子,转身收拾起了门口那堆东西。


 


     百里玄策最后是被饿醒的,他爬起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房间静悄悄的,大概是守约不在。饿急了的小狼崽子扒拉着冰箱,企图找到点吃的,结果除了牛奶还是牛奶。他不喜欢牛奶。殃殃的小孩不大高兴的去找自己包里的零食,看了几个房间,发现自家哥哥已经给自己整理好了房间,甚至贴心的把他带的玩偶抱枕也整整齐齐地排在了床头。但还有带的包几乎还是鼓囔囔的,大概是守约觉得私人衣物等不太好帮手。玄策拉过一个黑色的包拉开,把非食用物品扔到一边,就掏出一罐薯片开始‘可滋可滋‘的吃了起来,还打开了一罐可乐。守约回到家没见到沙发上的人,菜都没放下就去找人,正好看见小孩狼吞虎咽地吃零食……他轻生咳了一下,吸引了小孩的注意:"我买了些菜,马上就做饭,不要吃零食了,吃不饱的。"


 


    小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瞧着他,什么话也不说,百里守约有点尴尬,正打算转身去厨房,小孩开口了:"你……不赶我走吗?"


  

      守约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回答:"你不是我弟弟吗?"


 


 

      "可我们都没见过面吧……"小孩眼里有些不高兴。平时关于弟弟妹妹的信息都是通过父亲为数不多的电子邮件,守约虽然没见过他们,但也知道他们不少事,可是莫名的,守约又突然有一种愧疚感,不知道从何而来。


 


     "你那么轻易就收了我,万一我是假的可怎么办……"小孩还在咧着嘴嚷嚷着,有些吵吵闹闹,一向喜欢安静的守约居然觉得感觉不错。他把一只手上的菜放下,去拉小孩,小孩乖乖的跟着,甚至贴心的帮他拿菜,跟进厨房,大概是知道小孩觉得新奇,守约也没将人赶出厨房。


 


     

      最后,第一次晚餐就在百里玄策一个人赞叹"哥哥手艺好"中度过了。


 


   


     第一天见面,两人相处不错。可百里守约一直知道百里玄策是非常让人头疼的孩子。他大概是小时候没吃好,18岁了还比同龄人低一截。这是玄策最讨厌别人提的地方,光因为这事,百里守约都参与纠纷调解好多次了。后来发现玄策也不是平白无故的找别人麻烦,基本上认识百里玄策的人都挺照顾这个一根筋的正直孩子。久了,百里守约也习惯了。


 


    在离开家之后,百里守约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今年圣诞节的时候,百里玄策大概要跟别人出去闹。一想到家里没了张狂的小孩,他突然有点不舒服。在街上游荡到很晚,回到家开门时,突然听到了百里玄策的声音:


     


    "圣诞快乐!"


 


     生活还要继续,百里守约突然就想到了这样一句话,似乎之前的流浪自由生涯,不过就是为了这么一天。


ps:之前打的tag没用#分开(ಥ_ಥ),晚了……这个故事之后会扩的,毕竟梗挺多的,就是突然忙起没时间写。

然后,祝大家圣诞快乐鸭(ฅ>ω<*ฅ)继续爱约策哟!


 


 


 


 


 


 


 


 


传言

*ooc

*云纲微all27

*不是我的文风系列


(一)
.云雀恭弥有‘孤独症’,但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在别人的眼中,并盛帝王只是太高傲,而他们都攀附不起。也许云雀真的没有‘孤独症’,但谁又知道。


.国中三年级聚众打架的事很快传到云雀恭弥的耳中,他听完副委员长火急火燎的报告,二话不说就提起浮萍拐冲了出去。隐隐的,副委员长觉得比起担心,委员长更多的是兴奋,但他也没想太多,嘀咕了一句‘暴力狂’,就自顾自的做自已的事了。


.云雀恭弥是国中二年级生,三年级的人很多都不服。并盛中学虽是国立中学,但或许是受并盛町的人文风情的影响,打架斗欧这类事,并盛中学远少于邻近黑耀中学。一般情况下,云雀要是觉得手欠了,而并盛没啥好咬杀的,他就会到黑耀打打野怪,所以,自然,他同那边的不良少年的头子——六道骸发生过摩擦。六道骸虽也只是国中二年级生,但却是被人冠以‘魔王’名号的不良少年,惹他等于找死……


.但并盛中学的人不知道两人会有过节,他们仍自我感觉良好,顺便不耻云雀恭弥。这些人中,不包括一些迷妹。要说云雀最初能以高票胜任风纪委员长一职,的确和长得好看挂勾。


.而现在,云雀恭弥再一次完爆众人,而自己还游刃有游时,国中三年级的人终是屁滚尿流的走了。还一个一个跟打傻了似的,缝人就指着浑身的伤说云雀多.厉.害……


.云雀恭弥几乎一战成名,并中的人都觉得从国中一年级就默默无闻的委员长终于有了威严。从本质上讲,这威严来的那么晚不怪云雀,他不在一开始就‘大开杀戒’是因为一个人。一个非常蠢非常蠢,还不自知的草食动物。就是现在在他眼前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瞧着他的沢田纲吉。


.“谢谢,云、云雀……学长”声音越来越低,某只眼角还挂着泪的草食动物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云雀恭弥想说点什么,但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沉默,于是,转身便打算离开。但才迈开一个步子,身后就传来一声“等等”,他几乎下意识地看向纲吉,但后者瑟缩了一下,这让他有点失望,识趣的将视线移到一旁……那一垛黑是什么鬼东西?


.那一垛黑开口了,因为被揍的原因,他说话抽着气:“委员长,我是……呃,草壁,草壁哲也……”


.而这边的云雀恭弥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这货的公鸭哑嗓明显不同于纲吉,自己怎么能以为是纲吉的声音呢,啧啧。内心自责了长达1秒的时间,云雀恭弥又反过来消化那一垛黑,哦不,是草壁哲也的话……话说这句话有什么好消化的?云雀恭弥表示,呵,这就草食动物与肉食动物的区别。


.来来来,我们分析一下这一句话。首先‘委员长’这三句字表明了草壁的认知,嗯,他不是弱智,此外,如此恭敬又诚惶诚恐语气,让云雀恭弥很受用,刷了云雀恭弥的好感度。草壁不仅有认知,还会用心理战术,多么可靠的一个人啊。接着,‘我’是人称,表代指……唉,讲多了你也不清楚,总之‘我是草壁哲也’用英语语法来讲就是主系表,啧,简直碉堡了有没有?!……看你那一脸傻样,算了,直切重点:草壁哲也是沢田纲吉的邻居………


.问:心上人的邻居有什么用?
答:神助攻啊!


.云雀恭弥微扬了一下头,示意沢田纲吉离开,可看着沢田纲吉怯怯的样子,他又想说点安慰他的话,于是,他尽量缓和语气,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沢田纲吉惶恐不安,一溜烟跑了……所以说,追人是个技术活,对那些不会撩人只会硬上的人实在太难了。


.云雀恭弥看着逃一样离开的沢田纲吉,目光幽幽:“我是不是惹他生气了。”草壁哲也说:“他只是误解了委员长的意思。”“那接下来呢?”草壁哲也思考了3秒,在云雀的拐子打下来之来,急忙开口:“委员长,您要先整顿风纪,给,给阿纲一个有安全感的环境……”委员长打断他说:“衣冠不整,违反风纪。”然后,委员长的拐子就真的下来了。


.鬼之委员长就此横空出世,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而这边的沢田纲吉:“啊!只留草壁学长一人在哪没问题么?!!”至于后来发现自己裁在云雀恭弥手里,有他相当一部分责任,这就是另一话了……

            

                                                                                 待续……

1〉你要怎么办?
 
 

   那时候,白兰绕到他坐的沙发后面,亲呢的用双臂环住他,他明显感到一股冷气袭上脖颈,于是下意识的伸手,白兰趁机吻了他的手背。他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默默的收回了手,抽了一张纸巾,擦拭,端庄矜持。然后略微冷淡的开口:“请不要逾越,白兰先生
。”
 
   还真是……白兰的眸子里闪着晦暗的光,伸出舌头勾了一下嘴角,薄唇直直的压上他的耳珠,厮磨着开口,挑逗的意味十足:“……可我想上你~”

    白兰甜腻的尾音还未完全散尽,枪弹嵌入肉体的声音便随之响起。
 
   “疯子。”他‘啧’了一声,愤愤地将手中小巧的左轮手枪摔到桌子上,力的反作用使枪反弹到着血红的地上,没有一丝声音,活像是连最后的挣扎都做不出的死囚。他嫌恶的看着,胸膛小幅度的起伏,想到那些零碎又屈辱的记忆,他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可却被人轻柔的,施力压了下来。
  
   “哎~小纲吉,你都不关心我一下嘛~”白兰的左肩锁骨下方,血止不流,可当事人却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样,仍旧笑咪咪。

    白兰在用身子蹭着他,但却把握着很好的角度,血迹没有沾到他身上。他眼中的怒火渐息,多了几分无助,白兰仍在调笑着他……就好像真的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为什么……他无声的开口。
  
 
   然后,他扭过身子,微垂着头,双手绘着他的眉眼,白兰有刹间的惊异,刚想开口说什么,双唇上覆上了一个浅淡的吻。

2〉密鲁菲奥雷的总部顶楼,是只属于白兰的,在沢田纲吉来之前一直是这样。
  

  
   在某个雨夜,白兰‘路过’火拼的某个家族,拣到了沢田纲吉——里世界的王。只是不凑巧,他压迫了神经,除了直觉和身体的记忆,他忘了一切。
  
 
   白兰并没有乖乖的把沢田纲吉送回当时最强大的黑手党彭格列,而是带回了总部,做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这让原本精神受伤的沢田纲吉差点崩溃。

3〉

     “纲君——你喜欢过我吗?”
       

  

     “……”

4〉“里包恩……是谁?”沢田纲吉定定地看着正捏着棉花的白兰。他的目光变的幽远,像是在回想什么,丝毫没注意到眼神变得阴厉的白兰。等他反应过来时,白兰已经将他逼到了墙角。
  
   超直感警铃大作,危险的气息四溢蔓延,想逃,却又被白兰压迫着动不了。他看着白兰扯下自己的领带,一瞬间,仿佛堕入冰窑。
  
   

    “不听话啊,纲……”
     
    
     他听着白兰叹息般的吟咏,声音背后隐藏的黑色让他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唇珠被温柔的含住,他不自觉的闭上眼,承受这份温情,又被动的接受这之后的残虐……

5〉

    白兰知道自己得不到纲吉……但很多人和他一样,他也就有了宽慰。


6〉里包恩找到总部是预料之中的事,白兰原本以为至少可以拖半个月,但事实是只拖了一周。

    里包恩来的时候,说是要帮彭格列和密鲁菲奥雷协调一下美国密西西比河北岸的那块地,但5分钟不到,世界第一杀手就破坏了他近一半的安防。物力损失算不上多重大,但安防……白兰冷笑,笑得渗人。

      这简直就像是在宣战,不是彭格列对密鲁菲奥雷,而是世界第一杀手。但是就白兰而言,这不过是对沢田纲吉占有权明目张胆的一种宣告。他足够强,强到拥对他的珍宝拥有绝对的独占。


    家族被里包恩攻击时,白兰不在,真六吊花也不在,里包恩几乎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想要的人。那人穿着白色宽松的睡衣,身上遮不住的青紫色和红痕,看上去一幅淫靡又诱人的样子。

    

     里包恩没有欣赏的心情,他的脸快黑成锅底了。

  

7〉“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想不起来我是谁,就给我滚到地狱去。”

      
    沢田纲吉情绪很不稳定,不稳定到当他听到外面有动静时,他撑着几乎站不住的身体,狠狠地把放在床头的杯子摔在了墙上,他克制不住般的拿碎片往身上划,但门被轰开的气流让他把碎片掉到了厚厚的地毯上。他看着那个从烟雾中走出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心情莫名的平复,然后声音沙哑着问他:“你又是谁……?”
     

       ……

   8〉从14岁到22岁,整整8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刻骨铭心。

  
    一分钟到了。沢田纲吉还在想凭什么自己下地狱而不是上天堂,里包恩就扣动了枪板。子弹打在了和白兰一样的位置,沢田纲吉怀疑这是不是所谓的因果报应。

   闻讯赶来的彭格列其它人马,在看到受伤的首领,及明显造成这种伤的里包恩时,一向训练有素的他们此刻却感到了几分无措。
   

    里包恩大提琴般低哑的声线毫无起伏的响起:“都给我滚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但以自己的地位根本没资格问什么,守护者们都被这个男人强制留到总部……自己只有服从命令的份。
   
     待人都走光,里包恩慢慢悠悠地走到沢田纲吉前,看着他痛到扭曲的脸,突然失笑:“……蠢纲?”
 

     记忆,开始像倒带一样回放。

    

    信息量涌入脑间,涨得发疼。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一双柔情似水的黑眸。


  
9〉把沢田纲吉交给密鲁菲奥雷的医疗部,里包恩转身和白兰坐到了一起,他自顾自地开口,仿佛对面的白兰压根就不存在:“做完应急处理后,我就带他走。”
   
     白兰眯着眸子,狡黠如狐狸一般:“我会劫下他的。”
  
      “你不会。”里包恩看着他,摄人又瑰丽的黑眸闪着不定的光。他继续说:“他不爱你。”

 
    “也许感情,能日久生情……”
       
     
     里包恩打断他:“你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悲剧的人物,总之,别妄想。”

       “……”的确,妄想。

      “事情不可能那么容易过去,说实话,我想虐杀你……但那家伙,一定会对你的感情有愧疚,狂躁一阵,说不定会敷衍过去。”
    

        “……对,不管如何对他,他总是很温柔,甚至还愿意吻我……”
      

        听得出来,白兰很痛苦,里包恩勾起唇角:
      “他对所有人都温柔,这是他最残忍的地方。”

    
10〉
 

      ……
 

     他早该发现,沢田纲吉喜欢里包恩。可平衡一旦被打破,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不是么?
    



                                                    End